返回首页
用户登录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​“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是居心叵测吗?

来源:“红楼梦学刊”微信公众号 |  张黎明  2020年03月26日09:29

第五十七回“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一段,大约是书中最引人瞩目的一篇温情文字,薛姨妈以母亲般的宽厚和爱怜,抚慰了黛玉一颗敏感、脆弱而又受伤的心。

本来,可以经常安慰和开导黛玉的人,应该是血缘或亲戚关系最近的贾母和王夫人等人,似乎还轮不到薛姨妈。不过,贾母虽然平时十分疼爱黛玉,但毕竟还是隔了一辈,对黛玉究竟有什么想法,可能不是真正很了解,平时也疏于去向她作春风化雨般的教导。而作为舅妈的王夫人,一个宝玉就已经很让她操心了,加上她也不大喜欢黛玉孤傲的性格,因而指望她去为黛玉化解忧愁,几乎不可能。其他人如王熙凤、尤氏等,也都各有自己的一摊子事,平时捎带着对黛玉嘘寒问暖还可以,但要让她们专门去劝解黛玉,其实也是很难做到的。荣府本来给李纨安排的“公职”,就是让她平日里“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”,但她由于有儿子贾兰更需要精心照顾,因而也就顾不上去安慰黛玉了。

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作为长辈的薛姨妈也许会想到,宝钗有她这样慈爱的母亲作依靠,母女俩在一起可以尽享天伦之乐,而那没有母亲相伴、同时又体弱多病的黛玉,常常是孤身一人,满腔愁苦无处倾诉,过得该有多么凄凉。于是出于怜悯之心,她主动来安慰、开导黛玉,让黛玉感受到亲情般的温暖,于是便有了“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这样一篇锦绣文章。

然而,一些研究者认为,薛姨妈是所谓的“金玉姻缘”的炮制者,为了让宝钗争得“宝二奶奶”的宝座,无所不用其极,她给黛玉讲月下老人的故事,实在是居心叵测,目的是暗示宝黛的自由恋爱不会成功,希望她识相点,趁早放弃与宝钗的竞争。她承诺向老太太给黛玉和宝玉提亲,完全是虚情假意,目的不过是为了骗取黛玉的信任,领一个空头人情而已。

实际情况是否真的如此呢?我们不妨作一些简略的分析。

首先,我们需要弄清楚,薛姨妈之所以要如此劝慰黛玉,是因为之前由于“慧紫鹃情辞试忙玉”,在府中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。表面上看,宝玉处于这场风波的中心,其实仔细分析其根源,最后还是会追究到黛玉身上。而对于黛玉的心思,贾府的家长们大概都看得很清楚,只是宝黛的恋爱不符合封建礼教,因而大家都像贾母一样装糊涂,没有人愿意去安慰和引导她。薛姨妈同情黛玉的身世,同时又十分明白她的心病,于是便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。但在当时的社会里,婚姻一般并不以儿女们的意愿而发展,而最终是要由家长们来决定,所以眼前最重要的事情,便是如何劝慰黛玉正确看待这件事。

其实,平心静气地分析一下,薛姨妈给黛玉讲“千里姻缘一线牵”,是想说明婚姻是命中注定的道理,她还通过抢白紫鹃,委婉地告诫黛玉不要急。这样的观点并非她的恶意炮制,而是中国民间自古就有的一种普遍的说法,薛姨妈不过是以一位过来人的身份,重复地讲了一遍现成的老话而已。她所讲的也是当时社会大多数人婚姻的实际情况,自由恋爱在那时是不会被承认的,“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”才是普遍现象。因而无论怎么说,薛姨妈都是一片好心,并无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。如果一定要挖掘她说这番话的动机,无非也是劝慰黛玉要正视现实,不要过度沉溺于自己的感情中,以免伤了身体。黛玉对宝玉的爱情到了“痴”的地步,维系这份感情也成了她最大的一块心病,而且这些事已经严重地伤害了她的健康,所以薛姨妈怀着怜悯之心,以长辈的慈爱之心来安慰黛玉,这说明了她的确关怀和爱惜黛玉。

至于薛姨妈嘴上信誓旦旦地答应黛玉,一定要在老太太面前给她和宝玉提亲,黛玉可能也真的就相信了,然而,此后书中始终未见薛姨妈兑现自己的诺言,应该也不是薛姨妈存心要欺骗黛玉,而是另有原因。请注意,作者所写的这段故事的中心是“慰痴颦”,而不是为黛玉提亲,而薛姨妈给黛玉提亲的承诺,应该只是“慰痴颦”的一个策略而已,可以算为 “善意的谎言”。薛姨妈凭借自己的人生阅历,一眼就看透了黛玉的心思聚焦在终身大事上,因而与其像贾府其他人那样遮遮掩掩、闪烁其词,不如直接一语道破问题的实质反倒好些,这样安慰、开导起无法自拔的黛玉,便会更有针对性和说服力。

薛姨妈之所以始终未向老太太提亲,其中的深层次原因应该是,宝玉婚姻这件事实在是非同小可,非薛姨妈所能担负和把握。想想看,这件事涉及到贾府的前途和命运,同时也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,这是何等重大、微妙而敏感的事情,连贾母、贾政、王夫人这些举足轻重的家长,都不轻易提起这件事,或者即使提起来也常常是瞻前顾后、语焉不详,有许多复杂的考量在其中,同时也给府中的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。而薛姨妈不过是寄居府中的亲戚,给薛蝌张罗婚事是她的本分,给黛玉提亲就显得非常突兀了,况且还有“金玉姻缘”的说法已经在府中沸沸扬扬,因而薛姨妈最明智的做法,应该是注意回避和静观其变,岂能把脑袋往蜂窝里塞!以她丰富的人生经验,她料定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确定,也不是她一个亲戚就能搞定的。因而她反复地暗示黛玉,婚姻大事自古命中注定,不会由儿女们自己决定,即使黛玉想自行解决婚姻大事,那也不能着急,从来都是好事多磨啊!

总之,薛姨妈与黛玉的这次交集,从头至尾不过是为了安慰黛玉,不要过度沉溺于自己的感情,免得伤害了身体。从书中的描写来看,她也的确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妇人,否则,她又如何连夏金桂这样的恶媳妇都对付不了呢!退一万步讲,就算薛姨妈像一些研究者所说的那样,一心要让自己的女儿上位,那她也一定心里清楚,她要着力的方向应该是贾府的家长,而不是黛玉这样一个处于弱势地位的小女子。她以一个长辈的身份,犯得着与黛玉这样的少女去斗心眼吗!

作者简介:

张黎明,男,生于1963年,甘肃省泾川县人。1985年毕业于西北师大中文系,先后从事过教育工作、公务员工作以及企业中高层管理工作,现任《新课程报·语文导刊》执行主编。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长期致力于《红楼梦》研究,已在《书屋》《红楼》等报刊上发表有关《红楼梦》的论文、随笔与杂谈10多篇。

返回首页